一颗正在寻求解脱的迷茫心灵。

与过往自己的长谈

2020.10.08

博客断更了近两年,在这两到三年里,我的人生和心态可以说是经历了巨变。从乐观开朗逐渐变得抑郁自卑,从无忧无虑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和自己内心与上天搏斗的莽夫,又变成了一个沉沦于幻想与奶头乐的巨婴,而现在又成为了在自己的茧中醒来而又走向窒息的可悲之人。如果是从我刚开始写博客的时候就跟随的话,应该能看到我一路走来,从理性主义走向感性,从唯物走向唯心,又走向歇斯底里,最后又走向迷茫的过程。当然,由于博客的多次清理,不少过于负面的博文都已经经过了删改,而原版留在了留档的里博客中。今天突发奇想,将自己以前写过的博文又都读了一遍,才发现几年前的自己早已懂得现在的我不曾悟通的道理,实在是羞愧难当。不幸的是,当年充满思想的少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随波逐流的废人,虽然怀疑这是不是因为高二时使用的抗抑郁药物对记忆造成影响的负作用,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且不可挽回,此刻的我也只能回首过往,尝试回想起当年的那个自己,和过去的我促膝长谈。

本文中回首的部分博文是存在于里博客的内容,不过其中一部分文章可能会在之后被搬回表博客,vice versa。

表篇

重拾博客与迁移至 hexo

之前我通常把时间都浪费在选博客平台,选主题,搞 SEO 上,到最后却发现这些东西没有任何用处。感觉很多放在搭博客改博客上的时间其实都是白白浪费掉的。

文章的时间告诉我,这段话是在三年前,也就是我高二的时候写的。但是我的记忆中,这段话是我高一的一场运动会时,在实验楼看着足球场的草坪发呆时而写下的。当初我应该在折腾 Ghost,然后下定决心再也不改博客技术栈,开始认真写东西而不是玩博客框架(然而我之后还是换了 hexo 和 hugo 两个框架,并且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还在想着用 gatsby 自己搓一个 笑)。在这之前,我似乎只在一个名为 豆浆 的一群中学生组成的网上技术社团里写过一点小短文(当然这个社团早就没了,然而最近我走出自闭认识到的有趣的人似乎也曾经是那个小社团的一员,真的让人感叹世界之小)。仔细一想的话,这段话可能是我开始写博客,甚至是认真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的开端。

近日的烦恼

这篇博客大概讲的是我对人心隔膜这一现象的看法。那篇文章是语文课每周需要提交的习作,所以我现在也很感激自己当年的语文老师,唤起了我前几次的自我思考。说实话,这篇文章大概是我第一次尝试用感性的视角来感受人性,在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我走向抑郁的开端。毕竟人心隔膜这个东西换一种说法就是人的孤独,对当年(心灵)幼小的我来说可能冲击过大了。当然,没有这样的冲击的话,我可能现在还没有启蒙自我意识,成为做题家和内卷人了。(虽然高一才启蒙自我意识也够丢人了 o.o)

第一种的隔膜

聊着根本不想聊的东西却要装出高兴的样子,在寝室里为融入群体不得不应付令人恶心的话题……说实话,我认可这种人的精于生计,但当他改换着面目,为了自己而伤害他人时,我内心总是有一阵阵寒意。

该死,现在的我在某种角度上已经成为了这样的人。当初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这种人,我应该立即自行了断。可到了现在我已经成为了这样丑恶的人,甚至还从一定角度上理解了这种行为,那年的我如果有幸估计真的会很想手刃我。这种行为到现在仍然是令我觉得人类恶心而丑恶的源泉之一,但是我已经没有勇气来否定这一现象了。

一年前的复旦附中开放日上,老教授呼吁“学做真人”(无欺骗不虚伪的人)时,我嗤之以鼻,认为虚假本是人性的一部分。但今天的我可能理解了“学做真人”的部分意义。

我突然在想,也许自己以前觉得毫无意义的前辈的“废话”,其实也是在走过某段心路历程后发自真心的呼喊?我记得那位老教授当时向台下的同学发问说:“你们今天为什么要来复旦附中的开放日?”同学们纷纷回答说是要来感受复旦附中的氛围,学习知识。他当时眼中的悲哀还能浮现在我的眼前。

第二种的隔膜

我将其形容为“不在一个频道上”。对方可能向你真切地表达了内心,但因为一些知识或者背景上的不同,你却无法理解。这种“知识”或者“背景”并不是某个名词的义项或者是一个定理,而是诸如世界观、信仰、出身这种东西。

现在的我对待这种隔膜已经麻木了,对于三观不同出身不同的人,我会给予最大程度的尊重与认同,但是如果遇到有想用自己的 context 来 judge 我的人,我会明确予以拒绝。

第三种的隔膜

有时即使你能完全了解对方的想法与其背景动机,你仍无法用自己的心理解或是承认。每个人的经历都截然不同,由此导致其三观、人格、思维方式都完全不同,每个人永远只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去观察外部的世界。如果从这层意义上来说,那人和人根本就不可能相互理解。

突然意识到所有人都不能理解自己,帮助自己,自己被囚禁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中时,这种孤独感想必是难以承受的。

这就是人类这种生物只要生活在世界上就会遇到的事实。这的确难以忍受,所以大概一年后我的心灵崩溃了。

计划与反思

现在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就是我的大量的时间全都被耗费得无影无踪了。

太真实了,太可怕了。别担心,到了大学的我还会是这个状态。

反正我也不会有女朋友

草,之后你就会发现这都是好事,都是好事。

近日我有计划做一个基于 Arduino 和树莓派的项目

啥项目?我也想做,你还记得吗?完全忘了?那算了……

世界折叠

啊,这篇文章似乎是我有史以来第一篇键政文。希望各位轻喷,我也试着喷一下自己。

说到底,这些社会问题到最后还是归咎于人口与资源的不平衡。人多资源少,人还总是有新的欲望,资源的开发跟不上人的欲望。

啊这,这不就是现在所说的内卷的本质嘛。

那怎么办?只能牺牲一些人的利益了。谁牺牲,谁不牺牲,这得资源分配者说的算。人人生来在社会上已经划出了三六九等,这样的事实看似很残酷,很多别有用心的人也以此攻击特定国家的政府。然而,我想这样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所特有的,这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类国家共有的巨大隐患。

这段论述总觉得奇怪,有一种社会达尔文的味道。虽然说话没说错,但是当年的我也许缺少一些同理心和人文关怀。这世界本不该是这样的,本不该有人牺牲的,但是却因为社会现在的样子而成为了被牺牲的人,难道我能残忍地让他们就这样成为韭菜然后去死吗?

既然我不能改变这个现状,那我只能尽可能利用这个现状来谋求自己的未来。第二空间的生活常态就是——中产阶级唯恐自己落下当前的阶层,拼命地往前挤。作为这个空间的一员,自然也不能免俗。对高中生来说,最近的一次阶级微调就是在一年半后的高考。所以说,现在的学习状况,在某种角度上会决定未来一生的地位和走向。

这也太卷了吧!没想到当年的我是个内卷人。真的羞耻得让人看不下去。

比别人提早意识到这个问题,就会是先行者的优势。当同学还在为游戏和男女友而战时,我得明白我是在为了将来而奋斗。

好,很有精神!不评论了,羞耻死了,果然人年轻的时候总会制造出一些黑历史和乐子。

抛弃处于自己身下的人,置底层劳动者与往日的同行者于不顾,并夺走他们本来可能拥有的资源。但是,我本身就是这个巨大不平等制度的一部分,要让我自己过得更好,就必须这么做。

唉……这个视角说实话太傲慢而不自量力了,但是这话在当今的世界上又是正论。内卷可能真的是这个时代中多数人逃脱不掉的宿命吧。

牢骚

虽然说文章的开头我说这篇文章是口胡,但是这篇文真的可以说预见到了我现在遇到的太多问题。当时写这篇文的时候我好像处于神游的状态,这真是命运的巧合。

太多时候我们所厌恶的事情恰恰是我们自己所做的。我们其实就是自己所讨厌的人中的一种。

说得太对了……我觉得我很多时候其实挺双标的,明明会讨厌别人这么做,自己却总是会犯下这样的错误,特别是在情感方面。所以为了不再伤害别人,我现在在进行持续的反思。

看到别人走过自己曾经过的荆棘,一味地让他人改道是没有意义的。一是没有相关的阅历,理论也没有意义;二是失败的经历对人生也会有非凡的价值。

这也是人的一大悲哀吧,人心隔膜与孤独的表象之一。看到别人走自己曾经的错误道路,或者是看到过去的自己走向错误的方向,其实都会忍不住去呼喊,去让对方止步。但是前者其实几乎和后者一样不可能,这真的很悲哀。可能有的经验只有失败了才会获得,但是人生只有一场,这一跟头的代价真的太大了。

多为他人着想,不要让自己成为他人未来的绊脚石,正向我们自己希望他人所做的一样。

这大概是我同理心泛滥的开端,而我现在可能做得有点太过了。如果万事万物都从他人的视角来看,反而会丢掉自己的主见,失去自己不应该让步的东西。

不要让自己的感性覆盖自己的理性,感性常常是短视的,而理性的目光可以看得更多。

有时感性会暂时夺取自我的控制权,但是理性终将战胜一时的感性。任由不符理性的感性作为,将会给未来更来更长久的痛苦。

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忘记这个道理的呢。也许当我忘却理性的力量的时候,就是悲剧的开端吧。如果在我失控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恢复理性,并且能想起这段话的时候,也许我的结局会好得多,不过这也许有点强人所难吧。

意志的力量是强大的,要学会让理性利用感性的力量,用理性的准确来引领感性的不计代价,能使人冲破屏障,完成难以达到的目标。

曾经的我可能太高看自己了,我意志的力量真的是太弱小了。如果能让理性利用感性的力量,那其释放的能量应当能让人往而无所不能。但是如果不能掌控的话,就只会荒废人的时光,并且给人留下无尽的悔恨。

人有时会沉沦,但是不要让这种情感占用自己太久。沉沦是一剂麻醉剂,沉醉其中会促使人逃避本该迎接的明天。

两年半,算不算占用了太久呢?毕竟已经被麻醉了两年多,要醒来还是非常痛苦而又疲惫的。真希望我还能迎接到明天。

不要太快地对一个人吐露本真,因为永远不知道在自己背后时他人的模样。

……这也是我的软肋之一吧。无比孤独,所以有向每一个路过的人倾诉的冲动。然而人皮下究竟是人是鬼,可能决定了我的生死。

人需要思考,但人更需要前行。只顾前行会使人落入深渊,只会思考会让人难以前行。

对不起,但是我现在也许真的不知道该往哪前行了……无头苍蝇式的前行也许比迷茫地寻找航道更为危险。

每一天都有明天,每个人都有未来。

啊这,“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当人回首过去时,都会感觉过去的自己不可理喻,殊不知情感是相对的,用不同时期的自我评价同样的行为是没有意义的。

但如果我觉得现在的自己不可理喻呢?这真的没有意义吗?

失败给我们带来的不是黑暗,是走向未来的力量。不要因为失败而对一切失去希望,也不要因为失败而充满对他人的仇恨。

也许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不要因为失败而充满对自己的仇恨。另外,人生节点上大的失败,也许是走向更灰暗的未来(甚至是人生过早的结局)的开端。面对这样的现实,我真的很难说服自己不去失去希望。

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子?想清楚这个问题,才能看清未来的方向。一味地迎合某种属性只会让自己在摇摆中失去自我。

当初的我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其实我是个挺没主见而意志脆弱的人。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子?我也许该对自己多问几次这个问题。

WER GATGE TRÄUMT?

这几年时间,真的如同在梦境中,就这样度过了。谁在做梦?人生如梦。

学习态度随记

有些人不甘平庸努力奋斗,有些人甘于平庸沉于平庸。而最可悲的是那些不甘平庸却又不愿意努力的人,他们的结果比甘于平庸的人还惨,这是最悲哀的。

有时候也许是努力错了方向。

以前我一直奉行一句话,就是“只要努力过了就不会有什么遗憾了”,但我发现这句话有一个陷阱,就是“努力过了”的定义。人的潜力即使不说是无限的那也有很大的空间,而“我努力过了”正是为了自己的不进一步努力所找的借口。

草,我该把这段话印下来裱在墙上。

以为自己很努力了永远是一个笑话,因为永远有一堆堆的人比你成倍地努力。

别卷了别卷了,再卷人傻了。

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大量的作业正是促进我们上进的最好帮手。

老做题家了。

特别是 Bilibili QQ Telegram 这种 App,特别容易让人分心。

对,还有 Twitter。That’s enough (random social app) for today.

碎片化的魔咒

一篇小社评文,对当年的我来说洞察力还算说得过去吧。本质是一篇上海高考应试作文,因为没什么新意就不多提了。

生气

真是直白的标题呢(笑),似乎是我丢失一部分博客文章的时候恼火写的东西。唉,怪不得我仔细一想觉得少了好多文章,原来是因为曾经丢过一次,真的觉得心疼。

现在发现之前自己写的文章其实都很幼稚,我自己的想法现在已经有了改变了。如果有时间,我可能会在寒假里总结更新一下自己的看法。

没想到这一拖就是两年半。

博客这种东西真是神奇,和处于别的时空的自己对话,这种感觉真的挺奇妙的。

确实呢。

学期总结

经历了许多人际关系的动荡,看到了许多欢乐与苦痛的时刻。我成功地从过去的逃避中走出来,体会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与隔阂。

这也许就是破茧而出吧。要破茧才能幻化为蝶,但是这个过程必然会带来莫大的苦痛。

拥抱了感性的思维,让理性成为与之平等的存在。重新审视自己的观点,去伪求真,尝试揭开真正的自我。

能走出那个理性与逻辑至上的怪圈,本身是一件好事。但是从这之后我开始全面倒向感性,也算是件悲哀的事情,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没把握好这个度吧,当然还有一些外因驱使。

对未来产生了迷茫。从自己的舒适区走出,看到了更大的世界。怀疑起过往的选择,拷问自己的内心。寻求自己的道路,向世界询问自己存在的意义。

这一迷茫就是两年半。多次以为自己已经不再迷茫,而多次被打回了原形。希望自己能在这半年里真正走出自己的舒适区,走向自己心许的专业领域,找到自己的存在意义吧。

青春是上天给我的恩赐,我也理应为其付出相应的代价。无论未来我还会面对多少迷茫与艰险,我会砥砺前行。

感慨万千。祝君武运昌隆。

新年愿望

我要在这一年里结识更多的人,无论是同班还是同校

我要在这一年里结识更多的人,无论是不同校还是不同市,还是不同国。

我希望能认识一个和我有相近志向,相近三观的人,能和我交流各自的看法,走完高中的路程

我希望能认识一个/一些和我有相近志向,相近三观的人,能和我交流各自的看法,走过未来的一段人生。

寒假反思

  • 日剧《柏拉图式》
  • 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唉。求而不得的理想乡,与悲哀而无理的世界。

控江杯 VB 题

草,真的,别再搞这些没用的东西了,这种破比赛随手糊一下拿个四百块奖金就直接走吧。

说道坑爹的课题,这也是我必须得做掉的东西啊,虽说是课外的东西,但是毕竟升学还是要看这个东西的……

啊这,这就是你把时间花到一坨坑爹的 CV 项目上的理由?有这空不如多去学点知识吧。

好了,寒假马上就要结束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干了什么……除了结束之前作业没那么紧张之外好像和以前没什么区别,还是荒废掉了……

别骂了别骂了,我这个十一假期也是这样的,而且结束之前 ddl 还比以前更紧张了,我紫菜。

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有课题竞赛这种反人类的东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

等死吧!自批两天都不一定做的完!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这下真的自作孽不可活了!

等死吧!这那么一大堆物理作业谁做得完!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这下真的自作孽不可活了!

Vim 配置

啊,是令人怀念的我折腾配置的时期。当年我用的配置基本全都留到了今天,也算没太白费时间吧。当然文末的未完待续应该是作罢了,有需要的可以去我的 dotfiles 里去取。

从中文编程说起

黑历史之一,但是还是略做一点评价吧。

所以从头到尾,这个人一直都在谈他的构想,然后想说服所有人来帮他做,没有给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

我现在觉得,对于这样的人,就不应该花精力去生气去关注,这真的是对个人时间的莫大浪费。

从理论高度来谈一个项目的必要性谁都会做,但是要实现一个高质量的成品需要有真学识的人长期的付出投入。

空想家太多而实干者太少,这样的结果就是量产出一个个外强中干的空有名号的空壳产品。

不不不,能从理论角度提出新的想法和项目本身也是件不简单的事,肯定不是谁都会做的。

不对不对,这完全不是空想和实干之间的问题。空壳产品完全就是用来骗钱和出于宣传目的而制造出的海市蜃楼。

后文键政浓度过高,虽然里面有不少陈述我仍然同意,但是如今的我已经没兴趣去在这些东西上花费太多精力了,所以暂且不表。

里篇

博客与迷茫

如果是为了给别人看的话,真的有人会看这些文字吗?如果是给我自己看的话,我为什么要把它放在一个网页上?单纯的想让更多人知道的话,放在空间这种地方不是更好吗?如果是想要留在心底的东西,为什么还要留有被别人看到的希望呢?

现在的我知道了,真的会有人,而且是比我想象中多得多的人会来阅读这些文字。能有人读到我的文章,并且觉得我的文章,甚至真心觉得我本人很有趣,这是我能想象到的最高的对我本人的肯定了,而且这个时间节点正好安慰到了我近乎破碎的心灵,真的差点令我喜极而泣。一些东西虽然本应留在心底,但是难以忍受的孤独仍然在驱使我把自己内心的话语传递出去,而我等待的,就是被另一个灵魂肯定而抚慰的时刻。

不过说到底,这种内心的想法,包括一些负能量的倾泻,还是不太适合给大多数人看到的。

说实话,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甚至有想过通过某种方式给博客加上类似 OAuth 一样的鉴权方案,然而这在技术上实在不可行,而且这与我传递内心体验的初衷其实产生了矛盾。但是如果我不加任何节制地展现自己,又会使一些非本博客目标人群的人过于了解我而给我或对方造成困扰,这其中包括窥私欲患者、三观不同的喷子或乐子人,与严肃的雇主或导师。

能读到这里的人,是我里博客的目标读者或者是熟人的概率应该不低了。我自认为这一行为颇为傲慢,但是如果能忍受我贫瘠的思想与傲慢的行为,并且想阅读我的里博客的话,可以在 Telegram 或者 Twitter 上 pm 我。

人是会变的,有时候会变得连自己都认不出来,有时候会走上过去的自己所憎恨的道路,会变成自己不想见到的样子。真希望这些文字能够传递穿越时空的情感与回忆,让我认清我一路走来的脚印,回想自己的过去,积累自己的经历,并有清醒的认识去创造全新的未来。

谢谢你,两年(以及更久远的时间)前的我。我真的变成了你认不出的样子,也在某种角度上走上了你憎恨的道路。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你已经不再存于这个世界上了,所以我也暂时不用为了会被你看见而觉得羞耻。你的文字的确穿越了时空,给我留下了正逐渐被忘却的些许回忆。但是认清自己的脚步可能已经不行了,而拥有清醒的认识并创造未来,我也难以作出这样的承诺,这真的非常对不起……

Extra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这几年我的 MBTI 人格测试的变化和我对世界的看法似乎非常不稳定。在过去我是一个机械秉持逻辑的人,致力于用逻辑来解构包括人的一切,认为人的意识可以完全通过模型来解释。但是,在受到复杂情感的打击后,我似乎放弃了这个看法,觉得人的意识虽然本质是由简单逻辑构成的,但是它的整体过于复杂,以至于不可能用一个复杂度合理的模型来诠释,于是我倒向了感性派,想通过内心的直觉来感受人心与人际关系。不幸的是,我的内心显然不够坚强,而失去了逻辑的武器的我让内心直面人心与世界,这一行为摧毁了曾经的我,以至于让我完全失去了对自己精神与情感的掌控。这个现象三年前的我似乎已经猜想到,而且两年前的我还预见到了,可惜当初的我的先见之明没有将我从这一覆灭中拯救出来,而现在的我只能依靠当初留下的只言片语来尝试自救。如今想来,由过去的自己来指引现在走向未来的道路,我这十几年人生过得还真是充满讽刺意义。

Work In Progress

已经写到了深夜快四点,我 physically 已经觉得很累了,而且之前酝酿的情绪已经消磨待尽,已经没了写作的状态。不得不说和过去的自己聊天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体验,希望自己这之后能尽快有空和自己见面,继续续写这篇评论吧。

发表评论